【王昊】入门之前 8

 “唐昊先生,我要吻你了。”


除去例行周会,唐昊有一个多月没见到王杰希了。他又分到一个项目,得拿下本地一家新兴文娱产业未来两年的合同,有个前辈看着,基本全得自己动手。原本他手上就有一份,跟着方士谦,与G市一家老牌竞争对手企业合作;虽受公司重视,但对没什么权力的新人来说人并不难。双方企业都是财势雄厚,联手也并非头回,基本算是囊中之物,只是工作量较重,但对唐昊这种朝气蓬勃的年青人不构成困扰。但前者目的性太强,公司直白地传递着“能者居上”的价值观,这个项目做不漂亮,未来发展便难讲。

经一致同意,唐昊成为该项目小组组长。第二次写策划案,他不得不反复打开那个他曾自我麻痹是王杰希出于体恤下属的慈悲之心而给他“随手”写的策划案纲要。——他总不能连这个项目的第一步就找主管帮助吧。他越想越不是滋味:王杰希饱受员工爱戴,王杰希明令禁止加班,王杰希该发的奖金从不含糊,王杰希在工作上帮他忙的时候总是规规矩矩的挑不出半分错处,可王杰希又觊觎他的……王杰希之前那么帮他,到底是因为他是新人呢还是因为想跟他有点什么啊!

大概是因为年中气候炎热,燥得人心理不太健康。唐昊为自己每每跑偏的意念寻得科学原理,然而这个原理并不妨碍跑偏意念持续跑偏,一往无前。每打开一次王杰希给他的文件,每回想起上次被王杰希带着受益良多的经历,这个问题就如同bgm般在唐昊耳边激荡。等到他苦苦郁结两周,他对“王杰希”三字已经产生应激反应,一想到就会全身心地排斥亲密关系,他简直成了没有感情无欲无求的工作机器。

与此同时,原先在H市的项目暂告一段落,唐昊作为出了力的新人,被意思性地发了一小笔奖金。这本来没什么,但一想到这笔奖金来自于王杰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而给的机会,他心里总是很梗——为什么,王杰希怎么能……就仿佛那一晚什么也没发生呢?

脑中一浮现这个问题,唐昊不由悚然。他明明已经忘了那晚。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忙碌,他就算始终困惑于王杰希先前微妙的殷勤,却也从未回忆起那晚的经历。他当然还记得当夜过界的、失控的愉悦,也记得事后王杰希的道歉,可他也再没想起过,那晚上就像相册里被隐藏起来的照片,要由某种动作触发才能看见。

没道理啊,唐昊想,王杰希的道歉漫不经心而诚恳,成年人确实没必要为某次的互帮互助而耿耿于怀,他也没牺牲什么,王杰希当那晚没发生过的态度再符合游戏规则不过,他为什么这么介意呢?唐昊更为困惑。直到接到张佳乐的电话,后者请他周末去参加个朋友的生日会,顺便邀请他宴会完去“潇洒潇洒”,唐昊顿悟了:年中气候炎热,想必是因为缺乏成年人的生活,才总是要缅怀过去。人果然还是要往前看!想通这一点,唐昊便泰然。

他早该想到,都在B市,张佳乐的朋友怎么会不认识王杰希呢?唐昊在宴会上见到王杰希后,陷入深刻的自我反省。而他这时候就该想到,王杰希有什么理由不与朋友出来一同“潇洒潇洒”呢?唐昊肩并肩与王杰希在酒台前坐下后,陷入了深刻的二次自我反省。在这整串连锁事件中,他唯一不该也确实没有想到的是,张佳乐与他的“朋友”竟会在众目睽睽下大吵一架又和好如初并声称“今天不在状态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了”地双双离开。

此刻,唐昊机械地盯着酒保行云流水的动作,企图放空自己。

“哥,你今晚就是来喝酒的呀?”酒保停在唐昊面前,有意无意地将手伸向唐昊握着杯脚的手,充满暗示地问。

唐昊抬眼一瞟,反问道:“不喝酒来这里做什么?”

酒保笑了,说:“您想做什么也都是可以的。”

唐昊这才仔细瞧他,漂亮,低配张佳乐,声音清亮,不过他喜欢的还是……

“你成年了吗?”王杰希低沉的声音响起,唐昊见到酒保眼神一亮,目光毫不留恋地转移到王杰希身上,他做出害羞却并不讨人厌的样子,小声说:“刚成年呢。”扶在台上的手悄悄地便往旁边挪动。

王杰希轻笑一声,声音更哑了,道:“你们这儿,十个可有九个都这么说。”要不怎么说王杰希万人迷呢,饶是唐昊硬汉如此,也不禁酥了半边身子。他憋屈地扭扭头,安慰自己,毕竟王杰希长他这么多岁,懂风情一些也是正常,多积累经验就好,不必人比人气死人。

王杰希话锋一转,道:“你看是他年轻还是你年轻?”

啊?唐昊与王杰希四目相对,后者扬眉看他。酒保一怔,缓道:“我应该比哥要小点吧。”他没弄懂王杰希的意思。

“那我比他还大,你是更喜欢他,还是更喜欢我啊?”王杰希慢悠悠地接下句。唐昊呛了一口,转头无语看他。

酒保脸红了,目光逡巡于两人之间,选择了一个诚实的答案,说:“都喜欢的,哥。”王杰希放声笑了,说:“你怎么这么乖。可惜……”他轻轻抚过酒保的手指,似笑非笑地看向唐昊,“可惜他不玩这个。”

唐昊满脸问号,哪个啊?酒保也顿住,突然脸一白,讪道:“我、我也不玩的,哥。”

唐昊仿佛懂了些什么。

唐昊震惊地回望王杰希。

怎么会是这样?事业有成的企业家竟然会这么饥渴的吗?他看起来也不像这样的人啊?不然我第一次也不至于以为他是0?但跟两个……也太太太超出了吧?难道他是0.5?那为什么不让我在上面啊?我长得很0吗?我到底哪点0了?

唐昊彻底混乱了。

王杰希内心简直要笑翻天,但面上还得装不动声色,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唐昊噎住,是啊,他怎么了。此情此景说什么都不太适宜,他跟王杰希的关系尚不清不楚,他哪里好表现出对其私生活的极大好奇,即便他确实很好奇。

唐昊起身,说:“我去转一转,您……你们慢聊。”

王杰希深深地看着他的背影数秒,回头便恢复得体笑容,冲酒保举杯,道:“失陪。”

吧里灯光昏暗,越靠近舞台越觉耳聋,唐昊一阵索然。本来是张佳乐邀他来的,有他在,肯定不会太无趣。结果他走了倒好,还留下个王杰希。他要怎么跟这位与他一见就看对眼但型号不匹配结果又酒后有了一撸之缘的半个前419对象兼现任上司说他今天晚上是出来找419对象的呢?这也太尴尬了。唐昊心塞地放眼望去,众人皆是搂搂抱抱,唯我孤家……

“唐昊。”

唐昊一激灵。不是吧,我都这么退让了还要死咬不放,王杰希你未免也太过分!

“王总好。”

“说了叫名字。”

“您有事吗?”

王杰希微微俯下身,似要在黑暗中捕捉他的目光,道:“我们两个在这种地方,你看我像是有什么事?”

唐昊目光闪躲,胡道:“我看你……看不清。”

王杰希一愣,噗嗤笑出声,唐昊不可见地翻了个白眼,只听面前的人忽郑重道:“唐昊先生,我要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