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入门之前 9

成人内容警告

 唐昊想,我是要打算推开他的,我只是找不到理由推开。


唐昊想,我是要打算推开他的,我只是找不到理由推开。

王杰希轻轻地咬他的嘴唇,一次又一次,仿佛把这当作孩童抢玩具的游戏,抢到了也不玩,还回去,再抢来。纵他们如何屏气,如何默然,哪里抵得住嘴唇分离时津液沾惹的粘腻水声。

王杰希将他松松地揽在怀中,一下下浅尝辄止地舔唐昊的唇,暗声道:“如果你想好了,就吻我吧。”

唐昊克制不住地低低喘着气,索性一闭眼,用力堵住他的嘴。得到鼓舞的王杰希一把箍住他的腰,舌尖肆意在他唇齿间扫荡追逐。

“唔……呃嗯……”王杰希鼻息扑面,压抑但清晰可闻,搔动得唐昊不知地北天南,只觉浑身失重,唯一能确保自己不坠落的方法就是牢牢抓住这个人,贴在他身上,不要放开他,也不要让他放开你——

好热……唐昊一震,回过神来,两人的下体早已撞在一起,并未硬透,却将将是最受不得撩拨的阶段。

“去我家?”王杰希又去衔他的唇,纯真得就像发自内心觉得好玩。

唐昊怔怔地看他,几乎看不清。居然只是一个绵长的吻,他都能从中获得这样激烈的快感,王杰希什么时候对他有这样的吸引力了?

见他又走神,王杰希声音低沉,惩罚般顶胯,动作却温柔:“嗯?”唐昊不由惊喘一声,犹豫地咕哝:“你之前说,想和我长期……”王杰希不反驳,依旧舔弄他的嘴角,唐昊心里又纠结几瞬,终于下定决心,小声道:“至少得先让我验验货吧。”

——

王杰希是自己开车来的,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一路交错牵扯,近在身旁偏偏又碰不得。在电梯里,王杰希从身后将唐昊紧紧锢着,半边身子已经贴住了唐昊的背,一进屋便反身将他压在了门上。

唐昊回应得太动情又太忘我,他的吻——破碎得都不能算作是吻——来得并不热烈,去得也不果决,湿哒哒地依次落在王杰希的唇边、颊上、下颌、喉结与肩颈。

他一面咬着,一面与王杰希彼此解衣。后者被他反常的情欲惹得手不禁微微抖,不知怎的始终解不开最后一颗扣子,一时情急便用力扯开,纽扣崩落弹在地上一声响,便听不见了。

衣物半褪不褪地挂着,王杰希搂着他就势躺倒在地毯上,将两人西裤一通扯下,随手扔向远处。

唐昊第一次来他家,身处黑暗,对周身环境一片茫然,被粗暴摆弄也只能无措受着,被压在地毯上不敢乱动,手忍不住往半空伸,小心翼翼扶住了茶几边,找到支力点才算安心下来。

王杰希还在吻他的腹沟,把最后一层阻碍拉下,不明意味地笑笑,抓过他的手握着两根性器,低声道:“前面你管,后面我管。”

窗帘外透进的月光空空照在客厅里,唐昊只能看见王杰希眼里隐隐笑光,他想仔细看清,却被后方异物的侵入刺激得漏了一声喘息。

他一手顾着撸动最直观的贲张欲望,一手后撑毯子扶着茶几壁。

润滑剂在毯子上流出一小瘫,冰凉的软毛浅浅拂过穴口,引得他一阵瑟缩,唐昊不禁轻抬下背部,想躲避微小而尖锐的刺激,却只不过为王杰希的进入行了方便。

揉弄之后,二指插入,一下将唐昊顶住,他抬臀也不是,落下又会吃得更深。“好疼……”唐昊有些委屈,抱怨地瞪他。

王杰希被他瞪得又硬了几分,坐起身,将他揽来坐在大腿上,唐昊倾倒他身上,愤愤地咬他。

等到王杰希四指并入小幅度抽插起来,唐昊的大腿已经抖如筛糠,脸埋在王杰希肩上,原本凶狠的咬都化成示弱的吮舐,津液裹着断断续续的呜咽淌遍王杰希全身。

他抖得厉害,又很不好意思,到底陷入越抖越羞越羞越抖的无限正反馈调节,直至王杰希察觉他的不安,温柔地问:“想要正面还是转过去?”

唐昊好难思考,只是摇头,努力想起身摆脱下身的异物,却又无处着力,只是贴王杰希贴得更紧了。

——简直是在撒娇。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发红的龟头抵住深红的穴口轻轻拍着,他安抚地搂住唐昊,侧头吻了吻他的发旋儿,体贴道:“忍一下,我只进去一点。”

唐昊点头,头发搔在王杰希脖子上,痒痒的。“嗯嗯……”他胡乱应着,本能在心里不停做着心理工作,但第一次被别人的性具侵入的感觉比还是手指要超出许多,他没忍住咬牙吞下啜泣声叫了出来,“操哈啊啊……!你出、呃呜、出去……”

“……我才进了一点点。”

“这么痛……!你会不会啊!”唐昊委屈,唐昊要说。

“还没刚才深呢,你别乱说。”王杰希理智地分析,引导他,“是心理作用吗?你冷静一下,不痛的,乖。”

“你、哈啊啊、你神经病啊做爱时候让别人冷静!”

王杰希:“……”

王杰希只好哄他,道:“乖,别怕,我们继续,我慢一点,好不好?”

唐昊慢慢平复下来,但腿根依旧高频小幅颤动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忍气吞声提出诉求:“你,慢一点。”

“好。”

——

王杰希顶到最深处时,唐昊不知道自己在胡乱发出什么样奇奇怪怪的音节。他竭力放松下半身肌肉,接纳对方,上半身肌肉却绷得极紧。一只手掐着王杰希的上臂,一只手抓着旁的沙发,后背不自觉拱起,但并没有如他所愿拉开两人的距离。

唐昊不知如何形容下身不分彼此的场面。他已然不太记得,究竟是王杰希不顾他死活地挺身撑开他,自下而上洞穿他,还是他自己不顾死活地咬定王杰希不放,或者是双方都恨不得将对方与自己揉在一起,恰在最赤裸的时候。

王杰希被绞得难受,也忍得难受,嗓子快被压抑的欲望烧坏了,哑道:“疼吗?”

唐昊又是摇头又是点头,身上裹了一层薄汗,想蹬腿又借不到力,含混不清地说:“别问了,你——呜嗯……慢一……呃啊——慢、慢一点……”

王杰希稍稍不再强自按捺,放出些力道,又轻又快地在最深处旁冲撞着。肠壁起初还兴奋地缠着他,但本就迅疾的冲撞愈加发重,并不为热情的招待而留情,软肉终于意识到这根庞然大物实是招惹不起,兴奋超出了所能接受的范围,只好委屈地抽搐着为它让路,退却了一些。

唐昊理智失灵但本能还在,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听见自己发出的这般甜腻勾人的声音——他此刻的呜咽声确实很符合他的性审美,但要是是对方发出来的那就圆满了。可惜尽管他很不想承认自己正被人肏,他也很难摆脱他不仅正被人肏还被人肏得失控这个既定事实。

性器直直顶在王杰希腹上,唐昊手绕至身前以自我取悦,后方顶弄愈快,他上下撸动也愈快。方才与王杰希搁在一起同时纾解时他就很是情动,如今几乎是只差临门一点……唐昊微微蹙眉,加快了速度。

耳旁喘息声陡然粗重,王杰希自是了然唐昊需要什么。他撤出几寸,扶着巨物,沿着肠壁缓而重地斜着向内顶去,顶端一触及某处,唐昊整个人一战,王杰希偏头去捉,吞下他的惊叫声,囫囵笑道:“别急,让你射。”

肉刃总算得到全面授权,又狠又重地一遍遍冲那点倾轧而去。下身连接之处泥泞荒淫,半根肉茎埋在穴内快速耸动,连带着睾丸偶尔也跳到穴口,碰撞出欲擒故纵的朦胧声,令唐昊羞又自觉不足为羞。

唐昊仰面反客为主地去吻王杰希,舌尖肆意扫荡纠缠,硬要弄出水声来掩饰他无法抑制的呻吟,更欲勾得王杰希最好也呻吟出声。王杰希自然顺着他,不理会滴下的涎液,心里却笑他呻吟明明就浪荡得什么也遮不住。

肉穴适应了粗大,却并未适应此物恶劣的速度,在骤雨般的袭击下,唐昊手上动作愈烈,意识到自己快要惊叫的瞬间一口咬住王杰希的脖颈。后者“啧”了一声,挺身将整根巨物掼入甬道,便感受到颈上已有牙印留下。

高潮前穴肉一阵痉挛,不要命地妄图绞杀侵入者,王杰希并不遂他愿,无情地连根抽出,又全盘挺进,把刚被巨大阻力掀出的肉褶又全数肏回进去,直击前列腺。过分的刺激下,冰凉的白色浊液射出,一股股打在王杰希腹上,唐昊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膛起伏失力,甬道也软化服帖下来。

王杰希抹了一把身上的东西,漫不经心地插进唐昊嘴里撑开,逗弄他的唇齿,罔顾对方百般嫌弃的神情,好整以暇地问:“爽吗?还满意吗?”

唐昊勉力欲白他一眼,又重陷入高潮的余韵中,面色绯红,低低呻吟着。这在王杰希眼中不过是掷来无情又多欲的一瞥,令他灵魂都因此震颤。

他把唐昊平放在地毯上,不客气地抬起他一条腿架在肩上,扶准性器卡在洞口,宣战般道:“你猜今晚会被我肏射几次?”言罢重重覆上身下人的身体,凶器迅猛地插入,而被侵犯者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