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入门之前 10

 小孩还在事业上升期,就这样吧,互相作伴也挺好。


唐昊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睁眼便觉腹中干瘪。厚重的窗帘似乎被人为掀了一角,炽烈的光洒在被角,尚在阴暗处的他基于一种对抗光明的使命感,本能地踢了踢脚边的阳光,攻击失败。

啊,好饿。他揉了揉肚子,欲坐起身去找手机。

啊,好酸。

于是唐昊吃力地完成了一个卷腹,又躺倒回床垫上。

啊,被窝真暖和。他把被空调冷风浸透的脚缩了回来。

下半身除了酸胀就没有别的感觉了,唐昊左右扭头,目光搜寻自己的手机,侧身伸臂取来。
他来回扭动,弄得被料窸窸窣窣,最终颇为享受地拗成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安然埋在被间。
快十二点了。前几条通知是王杰希发的微信。

【6:30 王杰希:我去跑步了,有事打电话】

呵呵,前脚打了一晚上炮,后脚大清早出去晨跑,作什么秀。

【7:00 王杰希:早餐要中式西式?】

【7:05 王杰希:不回我就回家自己做了】

呵呵,前脚打了一晚上炮,后脚给炮友做早餐,作什么秀。

【7:06 王杰希:好了我离开能买到早餐的区域了,反悔无效】

怎么的还觉得自己很幽默呗?

【8:44 王杰希:你昨天穿的衬衣坏了,外套和西裤帮你洗了,在楼下阳台晒着,下午就能干】

【8:44 王杰希:新衣服在床头柜上的袋子里,是套全新的,应该合身】

【8:45 王杰希:不合身告诉我】

唐昊转头一看,床头柜上真有个崭新的袋子,还是个大牌子。

……哈!前脚打了一晚上炮,后脚给炮友洗衣服、买衣服,作什么秀啊!

【10:13 王杰希:我在楼下书房,醒了告诉我,我做早餐】

没了。

唐昊索然无味地上下划了划,没划出新信息,心里挺不是滋味。


王杰希要是不是他顶头上司就好了。虽然他们也不是在谈恋爱,但跟一个对全天下gay都随时随地散发吸引力的上司约炮,这跟办公室恋情的氛围好像也差不多。

他拨给王杰希,王总几秒就接了。这么快啊,唐昊想。

“醒了?”

唐昊:“……”那不然我是梦游给你打电话呢?

“身体还好吗?”

唐昊:“……”我在你眼里是有多娇弱啊?

唐昊:“……”唐昊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

他脑中空白了一瞬,用力咳了好几声,才勉强“嗯”出来。

王杰希:“……嗯什么嗯,等一会儿,我给你倒杯水上来。”

呵呵,前脚打了一晚上炮,后脚给炮友端茶送水,作秀。

王杰希敲了敲门,扬声说“我进来了”便推门而入,然后见到唐昊靠着立着的枕头,侧头玩着手机,屈膝,双腿互相悠悠地撞着,好怡然——除却他不太健康的面色。

王杰希一惊,上前把水杯搁置一旁,探了探他的额头才松口气。

唐昊神情不自然,气声道:“我难道还能发烧吗?”

王杰希想说你都哑了发个烧不是很正常么,又不愿气他,总归是咽了回去,岔开话题把水杯递至他唇边,温和道:“温的,先润一润嗓子。”

水杯抵着,唐昊无路可躲,或许也没想躲,顺从地低头慢慢抿。这时他才觉出渴意来,连喝大半杯,才抬起头清清嗓子,浑身都舒坦多了。

就是有点饿。

“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中午我做饭——”

“我马上回家。”

——我菜已经买了。王杰希默默在心里把后半句话补上。

他探究地盯着唐昊,却并没有看出不满的情绪等等异常,唐昊太坦然了,让他不知如何挽留。

他淡淡道:“多少先吃点东西,昨晚到现在都快二十个小时了。……多少吃点。”

唐昊默默看他。

“香蕉吐司配两个鸡蛋,”王杰希仿若无事地接下去,问他,“可以吗?”

唐昊默默点头。

王杰希了然颔首,又想起什么似的问:“你习惯吃溏心还是整个?”

唐昊脑子里这会儿其实闪过很多问题,像那种搜索引擎的智能输入建议,譬如第一次被上第二天早上起来能不能吃香蕉、做爱后吃鸡蛋会不会屁股痛……等等。

唐昊说:“都可以。”

“好。”王杰希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总裁必备的云淡风轻的神情,一副世界尽在我手的、游刃有余的……作秀样子。唐昊忿忿地想。

王杰希把床头放衣服的袋子提来,善解人意道:“你不舒服的话就先躺着,不着急,好了我会叫你。”他领导视察工作般逡巡房间一周,起身走到门口,才又转头问:“你后面怎么样了?”

唐昊:???

王杰希续道:“昨晚有点红肿,洗澡时我给你上过药了,但你,”他顿了顿,“不是很配合。现在疼吗?”

唐昊的第一反应是:洗澡?谁洗澡?我们吗?什么时候洗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第二反应是:突然好酸啊……

大约心理作用是人类身体一大机能,唐昊觉得源源不断的酸胀感从下半身涌至大脑皮层,他顿时如坐针毡。

察觉到他的不适,王杰希道:“我帮你上药。”说着便理所当然地靠近他欲掀开被子。

“不用了王总。”唐昊脱口而出。

王杰希:“……”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唐昊恨不得咬舌自尽,又实在咬不下去。他羞愤地绷紧脸,只气自己没能修炼出王总这般宠辱不惊的厚脸皮。

王总不愧为王总,面色只异样了一刹,便状若无事道:“嗯,药膏在浴室洗手台下面的抽屉里,第二层,你自己在床上弄会更方便一些。我替你拿来?”

唐昊迅速叫住他:“不用了!……王杰希。”

天啊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为什么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唐昊内心崩溃。

“……嗯。”王杰希十分平静,“那我先下去了,有事叫我。”

唐昊心情复杂地点头。


等候面包机烘烤的间歇,王杰希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知道自己忍着尴尬还要假装同他并不生分的样子有多有趣吗?年轻人不谙世事却坦诚,心意全写在脸上,只要顺着他意思就绝无可能起争端;做事踏实,朝气蓬勃,受同事欢迎……只可惜是在同个部门工作。

王杰希不无遗憾地想,他一向不排斥恋爱,也怀有对家庭的渴望,近年想安定下来却苦于没有姻缘。他当然知道在酒吧寻到姻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工作繁忙,关系网内并没有可以发展的人选,更没时间去相亲。

——好不容易有个还算合心意的人,倒是自己招揽进来的。王杰希难免后悔,当初在酒吧和唐昊看对眼的时候,他就该为自己留一分发展的余地,当初要是把他送到别的部门多好。

他怎么就鬼迷心窍把唐昊扣下了呢!

王杰希叹了口气,把跟下属发展发展的想法搁置了。他自我宽慰地想,就算他自己能接受办公室恋情,唐昊可不见得愿意。

小孩还在事业上升期,就这样吧,互相作伴也挺好。


昨晚发生的一切,从酒吧到床上,都像梦一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答应了王杰希长期作伴,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那个吻。他此刻想起那个吻尚觉不可思议,那样如坠云间的晕眩感,他竟会贪恋,唐昊恍惚地回忆着。

他洗漱完艰难地给自己上药,说是上药,实则一通乱抹,心理上的难受比生理上重一些。

唐昊越想越乱,索性穿戴整齐下楼,王杰希坐在桌边看手机。他想着尽早回家,咀嚼不免加快,王杰希欲言又止看他,终劝道:“慢点吃,不着急。”

唐昊微低着头,心虚地视线漂移,权衡后认为此时不宜接话,便沉默地稍放慢速度。

他快结束时,王杰希很自然地张口提议,道:“我送你回去。”

唐昊抬头,说:“不用。”触及王杰希不太善意的眼神,又缩回头去,“……了吧。”

“……”王杰希放缓语气,平心静气地重复了一遍,“我送你回去吧。”

唐昊:“……麻烦您……你了。”

王杰希:“不麻烦。”


王杰希把他送到楼下,在路上如一名普通上司关心下属一般问了他几句,唐昊一一作答,不那么紧张了。临别时,王杰希特意叫住他,斟酌措辞道:“唐昊,你不用紧张。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希望你不要觉得在工作上我对你的认可是出自私人情感,也希望你不要觉得私下里我对你的喜欢是出于工作需要,咱们都放轻松,好吗?”

唐昊说“好”,王杰希笑着与他告别,车发动开远了。

他被长篇大论镇住,浑浑噩噩地上楼,才后知后觉地想:不对啊,他为什么这么熟练?他以前也搞办公室恋情吗?他不会专挑我这种平民百姓下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