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入门之前 11

 唐昊闭着眼,头歪到一边,不耐烦道:“别动,可以,闭嘴,睡觉。”


唐昊实在是困,运动了一晚上,虽是睡到大中午,然而一醒来便要跟王杰希虚与委蛇,他凭本能撑到家里,即倒头大睡。

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发现手机上有张佳乐的未接来电。他懒洋洋地瘫在床上,回拨过去:“喂?”

“干嘛呢?”张佳乐的嗓音听起来拖泥带水。

唐昊语塞,道:“刚睡醒,有事吗?”

张佳乐那头像是凝固了几秒,唐昊不由提高声音,问:“什么事?”

张佳乐开口仿佛很艰难:“你睡到现在?”

唐昊眼皮一跳,意识到哪里不对,含糊过去:“怎么了,你要干嘛?”

张佳乐默了默,轻松道:“没事,就问问你人还活着没。昨晚我……们不是提前走了吗,那后来是王杰希送你……回去?”

唐昊闪烁其词:“嗯,他送我回来的。”

张佳乐又陷入了沉默,唐昊很怕他把话题扯到昨晚他在哪里以及昨晚王杰希在哪里以及王杰希最近有没有关照他上,便先发制人问:“昨晚那人谁啊?”

他耐心等了一会儿,而张佳乐很显然并没有挣脱沉默的泥潭,唐昊不禁促狭,大胆猜测:“你那个什么?”

张佳乐这回很快“啧”了一声,道:“关你什么事,那是我弟。”然后不遂他愿地绝地反击,“怎么样,老王的公司待得还习惯吗?”

唐昊刚说“还行”,他便乘胜直追,问:“他对你怎么样?没给你穿小鞋吧?”

醉翁明目张胆地意在山水间,唐昊内心不平,苦于说不过他,只好说:“我们不熟。好了没事我就挂了。”

张佳乐懒懒地“嗯”了一声,好像又嘀咕了几句什么,唐昊没来得及问,通话就中断了。


唐昊查看了下工作群,无事发生,顺势伸了懒腰,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客厅又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于是在沙发上躺下了。

漫不经心地浏览附近的外卖,手机上方突然跳出王杰希的消息,他手指一顿,点开弹框。

【王杰希:醒了吗?】

唐昊:???

他急忙去看通话记录,并没有王杰希的来电。他犹豫地打字,问:“你怎么知道我睡了?”

王杰希发了一段语音:“你中午走的时候就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又来一段两秒的:“你午饭也没吃吧?”

又来一段一秒的:“饿吧?”

唐昊打字:“在点外卖。”

【王杰希:[链接]】

【王杰希:点这家,信我】

唐昊回了个“好”就去看菜单,挑了几分钟就付了款。

【王杰希:本来中午我菜都买好了,可惜你不赏脸】

唐昊:……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唐昊顿悟了,说怎么突然发消息还推荐外卖,就是要让他愧疚,意识到自己的不知好歹,并且诚恳严正地道歉,以树立起王总公事与私事上绝对的权威。
行。

【唐昊:对不起我错了】

王杰希迟迟没来消息,唐昊有点后悔了,这样会不会太狗腿了?是不是不太合适?好像还有点恃宠生娇的意思。他不会觉得我想攀炮友以外的关系吧?

他越想越不安,却错过了撤回的时限,所幸王杰希终于回应了:“嗯,下次再来尝。去你家做也可以。”

做……当然都得做,做饭与做爱,一件都逃不了。唐昊由衷佩服王杰希说话的本事,多暧昧的一件事能被他说得这么冷漠无美感。

行吧。

【唐昊:好】


但唐昊没有预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那次之后,王杰希没再找过他,唐昊自然不可能主动去他家——不管用哪种方式约都很傻,况且他手上新人级别的项目渐入尾声,中途有个组员病假,多出来一部分工作全压给组长。唐昊忙过了昏天暗地的两周,等来一个晚上十点提着大大小小行李箱出现在他家门口的王杰希。

唐昊:“?”

王杰希:“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唐昊:“?”

王杰希:“但我对面在装修。”

唐昊:“……?”

王杰希:“有异味。”

唐昊:“……你可以投诉。”

王杰希:“请问,房子有异味,投诉了有什么用呢?”

唐昊:“那请问,你怎么不早投诉呢?”

王杰希:“说起来你可能又不信。”

唐昊:“?”

王杰希:“我刚开始想忍一忍,但没想到他们变本加厉,欺人太甚。”

唐昊:“你不是本地人吗,就没别的地方去了?”

王杰希:“另套房子离公司六小时车程。”

唐昊:“……”

王杰希:“虽然这个理由很荒谬但是,可以允许我与你合租两个月吗?”

唐昊:“……两个月,有这么夸张吗?”

王杰希:“有的。”

唐昊想了想,说:“沙发很小,睡不下你。”

王杰希沉默地审视他。

唐昊硬着头皮道:“也睡不下我。”

王杰希似是冷笑了一声,淡然道:“你的床也很小吗?”

唐昊颠倒黑白:“嗯。”

王杰希忽而一菀:“我给你买张新的。”便肩膀轻轻与唐昊一撞,悠然进屋。

唐昊根本没用劲拦,一侧身让开,只见王杰希神色泰然如入无人之境,令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这到底是谁家?

“那里是主卧?我现在可以进去吗?”王杰希颇有风度地指了指一个方向。

唐昊:你进都进来了现在想起来要礼貌了?

他毫无威慑力地瞪了王杰希一眼,又慢又重地关上门,顶着王杰希询问且无辜的眼神,却愣是说不出狠话。

王杰希装可怜道:“你看都这么晚了,再把我赶出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你少自说自话,我说什么了我。”唐昊没好气道,上前抢过他的行李,王杰希也不同他争,由他把行李箱推到房间里,亦步亦趋地跟着。

“这床不是蛮大的么。如果你睡觉姿势不端正,我可以帮你纠正纠正。”王杰希笑吟吟的。

唐昊认真地回忆,他的声带是不是什么时候出现了故障,不然为什么他现在满肚的火气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王杰希慢慢收敛了笑容,不再嚣张。

唐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出了门,走到客厅,背着他站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转身道:“你先出来。”

王杰希嘴角弧度还在,眼睛已经不笑了,他又变回了平日里端庄的王总,温和道:“怎么了?”

唐昊低头看地板,飞速抬头瞟他一眼又撇开视线,低声道:“确认一下,我们就是,那个,炮友吧。”

“是啊,不然呢。”王杰希不假思索,语气轻描淡写,仿佛还松了口气,唐昊心里这才缓了缓,想正视对方,却惊诧地发现自己还是本能地不敢看他。

“唉。”王杰希无奈地举手作投降状,慢慢靠近唐昊,“好吧,我的错,给我一个坦白的机会,行不行?”

唐昊一下睁大了眼睛,恼怒地瞪他:原来还真是骗人的?耍谁啊?

“别,你别这么看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见唐昊蹙眉,王杰希只觉得又漂亮又凌厉,他咽了咽口水,开始陈述事情经过:“房子不能住是真的,装修味道太重,平时去做家务的阿姨我都给休了两个月假。另套房子很远也是真的,没骗你。不过我本来是没打算住你这儿的。我刚出差回来,今晚是想找酒店住一晚将就,明天去那套房,但刚好司机路过你家,我就上来了。”

“司机已经走了。”王杰希补充。

唐昊顿了顿,提问:“那套房子真的离公司六小时?”

答辩者王杰希沉默一秒,吞吞吐吐道:“……四小时。”

唐昊觉出微妙,气笑,刻意加重语气:“四——小时?”

答辩者再退一步:“三……三个半。”

唐昊不由自主白了一眼,嘲道:“你菜市场买菜呢还讨价还价,到底多久?”

答辩者咬牙:“三小时十分钟。”

唐昊真笑了,心里的气仿佛瞬间没了。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仿佛他无论怎样发火,都有人受得住,不管他一气之下从多高的悬崖放任而跃,总有人接得住他。

气氛隐约变了。

始作俑者倒似未察觉,依旧小心翼翼地卖惨:“你这里去公司要多久?”

唐昊居然被道德绑架拿捏住了,理不直气也不壮了,弱道:“走路十多分钟。”

王杰希的眼神遂变得正义凛然,还夹杂委屈,默默地看他。

唐昊从怯于回视到眯着眼度量他,仅仅用了半分钟,然后不是很客气地扯着他的领结跌倒在沙发上。


半夜王杰希给唐昊清理干净,两人平躺在床上,王杰希戳着唐昊脑袋,问:“我可以住下了吗?”

唐昊闭着眼,头歪到一边,不耐烦道:“别动,可以,闭嘴,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