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国家队同寝 PWP(中)

成人内容警告

 王杰希还没彻底清醒,他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昨晚唐昊的艳态。


王杰希还没彻底清醒,他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昨晚唐昊的艳态。

被肏进被子里,闷着气想骂人却只能发出断续的呜咽;挣扎着往前爬,腹部绷直,上身努力挺起,头沉在双臂间,双手如抓救命稻草般地掐着床靠背的最高处,却最多给靠背上的泡沫添了几个深深的指印,也方便王杰希从他股沟一路品尝到耳朵;满心攀比因而失去理智,一听到有声音说要是屁股扭得骚一点后面的人就能射得快一点,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地疯狂摇晃腰腹,恍若听不到浪荡的咕啾水声般,臀部毫无章法地、雨点般撞击王杰希的阳具;性器沉甸甸地戳在床单上,后方大开大合的插入带动前端一下一下被床单压迫,因痛觉胜过快感而面容扭曲,大汗淋漓,泪眼迷蒙,下身有多绮丽,上身就有多纯情;最后终于被肏射时终于崩溃地尖声哭喊,恍惚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快半小时才渐渐平静下来。

恢复神志的唐昊语气出奇的尖酸刻薄,勒令王杰希不得靠近他方圆三米。王杰希哭笑不得,床就这么大,他费心伺候这么一小时,床都睡不着也太不讲理了。

王杰希好言劝他去好好洗个澡,下面可能得揉一揉,劝着劝着两人都进了浴缸,被东西再次顶住,唐昊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但好歹王杰希人性未泯,心知自己方才过分追求持久难免有些忘记照顾对方感受,现在唐昊下身——无论前后——都透着不正常的红,尤其是后穴的软肉被肏翻出来,昏暗的灯光下难辨是出于情欲还是出于破皮。

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行,王杰希诚恳地用手好好为他服务了一次,期间任打任骂任咬任撩,绝无还手。


昨晚实在夜深,不好请人送药膏上来,毕竟他们平时也没玩儿这么出格过。即便面对唐昊,王杰希大多数时刻仍旧能保持惯常风度,温柔体贴,从未让床伴受过伤。

故而最后他只深入了一个指节,帮唐昊按摩了一会儿,揉开了能稍微缓解疼痛,不知道现在他是不是还……

王杰希扭头看唐昊,还没醒,裸身背着他,被子堪堪遮到胯上,露出好看的腰线,也露出一背的……罪证。王杰希不忍卒读且心怀愧疚地移开视线,却鬼使神差地,仿佛穿透被单,落在他臀部。

他后来穿上内裤了吗?好像没有。王杰希不确定地想了一瞬,又陷入对他下体健康的关心。昨晚虽然用力过猛,但出血肯定不至于,顶多破点皮,等他醒了哄哄他给他上个药就好了,实在不行……

唐昊动了动。

唐昊抖抖腿,不满地踢被子,然后一条腿抬得高高的,重重落在身前。

从王杰希的角度看,全裸的唐昊背对着他,手脚并用地抱住一团被子,露出了……屁股。


王杰希本能地陷入了纠结:我是应该先观察观察他的受伤程度好呢,还是直接给他盖上被子好呢?

王杰希走入了死循环,越是觉得唐昊需要自己的关心,越是觉得他后方颜色不正常,便越是觉得大任在肩,自己一定要肩负起照顾好他的义务。

唐昊常年宅,有在例行健身但不怎么爱运动,肤色比蜜色稍白些,又不至以白皙形容。但无论肤色如何,都不该是此刻他所呈现出隐隐透着的红色。

一晚上都没消,实在有问题。王杰希做足思想工作,慢慢地朝唐昊挪动。

靠得近了,他听到唐昊细微均匀的呼吸声,他不由也放轻了呼吸。空调间里空气是冷的,他能清楚感觉到唐昊身上散发的隐隐热气,方才在梦中明明醒过一次的东西又有抬头的趋势。

王杰希咽了咽口水,正欲冷静一下理清思绪,唐昊却一个翻身,抬臂就要抱住他,眼睛却半梦不醒地眯开,见到眼前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人,吓得魂去了三分,高抬在半空的手下意识一缩,落在身前。

“干什么……”他眨了眨眼,只成功睁开了半只眼睛,皱着眉抱怨,“吓死我了。几点了。”

王杰希心猿意马,随意道:“不知道。”

唐昊蹙眉更深,索性彻底闭上眼睛,全身定住,仿佛身体机能暂停运转,几秒后,大喇喇地手脚并用抱住王杰希,胡乱地嘟囔:“睡觉睡觉。”

唐昊的腿翘得老高,膝盖直顶上王杰希的腰腹。后者低眼就能瞥见唐昊线条漂亮的臀瓣,遂意味深长地搂上唐昊的腰,轻轻揉着。

唐昊不知过了多久——他睡回去了——才感觉有人在他身上动手动脚。幅度不大,他享受了一会儿,觉得没趣了,才过河拆桥地抓住那人的手腕,就那么放着。

那人也不挣扎,等唐昊又沉过去时,手指便再次灵活起来,沿着腰线渐渐往下探,最终停在他臀缝外。

异物在敏感处蠢蠢欲动的滋味并不好受,穴口本能地瑟缩着,唐昊在梦中也烦了,勉力抬起眼皮,道:“大白天发什么情?”

狡辩的声音在他耳头顶响起:“没发情,我怕你肿了,就看看。”

唐昊嗤笑一声,天性驱使他反驳。他抓了一把顶在腿根的东西,嘲道:“没发情你这么硬?顶我这么久,真以为我没感觉到呢?”

他是嘲讽的意思,但说得十分慢条斯理。邪恶的声音于是忽而变诚恳:“发情了,怎么办,昊哥救救我吧。”

唐昊语噎,但心里很是受用,不自觉翘起嘴角,手上慢慢揉捏。

大手覆盖住他的手指,耳边呼吸声发重,清晰可闻得好像是要咬上他的耳廓。

那人没有咬他耳廓,只是慢慢延着耳根含弄,动作粘腻得色情,声音又坦荡得纯情,饶是唐昊意识未全数回笼,都为耳根的旖旎而紧紧闭眼。

唐昊没太醒,手里没什么力气,被那人的手抓着被动地撸弄,力不从心得有些气喘。那人好一会儿才歇下来,唐昊以为完事了可以继续睡觉了时,那人却挤进他两腿之间,可怜道:“还不够啊。”

唐昊正想说你自己解决快放我去睡觉,王杰希哑下嗓子,性感得一塌糊涂,道:“昊哥用屁股操操我吧。”


这话着实荤过了头,他俩睡过这么多次,王杰希从来规行矩止谦良有礼,包容不抬杠,情人做派拿捏有度。这句荤话实在太出格了,等唐昊反应过来,早已面红耳赤,情潮烧了一身。

王杰希见他躲闪眼神就知道他算是彻底醒了,低笑着撞他,问:“可以吗?”

唐昊咬牙切齿地坐起身,没好气问:“套呢?”


虽然唐昊主观上是很清醒的,但客观上,昨晚弄太疯,被肏射数次后前端再也射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断断续续地吐着水。现在虽已从荒淫过度的欲望中脱身,但身体还有记忆,唐昊此刻从嘴到脚背都酸胀得使不上劲——嘴是因为被干得太久,脚踝是因为被干得绷得太久。

他本想一只手弄王杰希,一只手给自己做扩张,但他的身体情况实在不允许他完成如此复杂的一心两用操作,唐昊只好放弃取悦王杰希,闭上眼睛向后微仰,一手撑着床单,一手插入自己。

他自读的样子近乎圣洁,王杰希看痴,闷哼一声,伸手便欲自解燃眉之急,谁知唐昊却像有所感知般,眼睛睁开一条缝,绵软地瞪他,道:“不准碰。”

王杰希被嗔得不由一瞬恍神,半边身子酥了,唐昊续道:“昊哥会肏射你的,你不准动。”

另半边身子也酥了。

王杰希慢慢将手放回床单上,又低又长地喘着气。他深深地盯着唐昊的眼睛,后者却状若无事地闭眼,继续身后的未竟之业。

他的视线全被自己挺翘的性器挡住,他听得见唐昊沾染情欲毫不克制的低吟,唐昊的手指在勤劳地开垦,听得见润滑液在穴口进进出出,甚至仿佛能听见甬道内冒出的水声,但他偏偏看不见。

王杰希忍了一会儿,忍无可忍,道:“你坐到前面一点。”

唐昊接得很快:“没力气,坐不动。”

王杰希:“……我帮你。”

他正欲起身,唐昊挺了挺腰板,威胁地提声道:“你——不、准、动。”

反抗是不敢反抗的,王杰希悄默无声地躺回去,唐昊对他的乖顺感到很满意,这才大发慈悲地品鉴他的性器般沉吟好久,最终粗暴地刮了一把冠口。

“你——”王杰希背一弓,差点要骂人,撞见唐昊无辜的目光便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更硬了。

唐昊歪着头,手拢着茎首,大拇指按压着冠顶轻轻打转,王杰希几次要条件反射地腾起,每次刚没动一下,唐昊就不轻不重地“嗯?”一声,掌心收紧,得体地微笑看他。

王杰希咬牙克制,深呼吸余次,暗自在心中记着帐。

唐昊看他那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见好就收,正色跪起,向前坐到王杰希腹上。诉求被轻视的性物终于彰显其存在感,“啪”地打在臀缝,卡住了。

王杰希瞬间感觉有水流下来,浇得冰凉,忍不住微微挺胯,前后摩擦。他小心地瞟唐昊的神情,唐昊大约是觉得这样的行径尚在可接受范围内,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说什么。

他于是大起胆来,正要动胯幅度大些,唐昊充满暗示地咳了一声,遂又吃瘪。

不敢动,不敢动的。

唐昊满意地笑,索性趴在王杰希身上,胳膊肘抵着枕头,手指去掐他的唇角,与他交换藕断丝连的吻。王杰希追着含他的唇舌,堵他的呻吟,又偏头去咬他指尖,眼睛却始终死死地盯住唐昊,欲从中窥其破绽。然而唐昊天衣无缝,游刃有余的姿态与他此刻几乎要被欲望支配的狼狈模样有云泥之别。

——并且他能看出,两人的反差令唐昊很是受用。

王杰希脸上愈现出山雨欲来,唐昊才悠哉沉腹提臀,稍显吃力地用三指撑出一个小洞,肉冠则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侧着被咬进了穴口。

唐昊脸一白,进退不得,只得就势将肉冠摆正,另只手五指大张压在王杰希肋骨上,弓着背慢慢往下坐。
他呼吸急促,忍不住闭上眼垂下头,头发扎在王杰希鼻尖,后者浑身便似过了电,条件反射地一顶胯,性器彻底被肠壁锁住了。

唐昊闷哼了一声,尾音转却高扬又发颤,他忿忿微仰,用力——自以为——咬王杰希的下巴。被取悦了的王杰希向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下半身自顾享受,上半身毫无挣扎,无论唐昊怎样同小猫一般啃他下颌又拒绝接吻,他都风度翩翩地迎合以唇舌,以温和,以放任。


“啊……”唐昊皱着眉,大腿紧紧夹着王杰希的胸腹,手扶着王杰希的性器,以力所能及的频率吞吐。当主动的人成了自己,一切羞耻感与以此为基础的快感都被放大无数倍:从前王杰希在他里面肆意征伐时,他勉强能靠闭上眼睛,指甲掐进王杰希的肉里,努力麻痹掉那些超出的、他承受不住的、汹涌而来的快感;而此刻他的动作都是慢倍速,龟头碰了肠壁哪里、肠壁缩了几次、多软的肉——都软成一滩水了,还欲拼尽全力绞杀入侵者……

天啊,我在想什么啊。

唐昊死死地咬住下唇,逐渐加快起落速度,交合处零星发出“噗嗤”的放荡声响,每这时他便一瞬失神,嘴里漏出难以自抑的喘息,听得王杰希目渐赤红,哑声示弱:“亲我一下,宝贝。”

唐昊听不清外界的一切,他沉浸在滔天的羞耻与情欲中,隐约听见自己浪荡的哭喊,隐约听见肉体撞击声似充斥耳目之极,隐约有人絮絮叨叨地重复同一个请求——

他在说什么?

唐昊抽抽搭搭地呜咽着,又好心溯着声源垂下头,眼睛好没能睁开,便被彻底吻住。

“唔唔嗯……什——呜……!”

“宝贝,昊哥,老公,你想听什么都行,让我来好不好。”王杰希边吻他边寻间隙高速低声诉衷肠,手也不忘拿捏住唐昊的性器飞快撸动着,“让我来宝贝,你太慢了,让我来好不好。”

“呃啊啊……太、太快、等……哈啊……等一下——唔呜……”唐昊突然开始推拒握着自己命根的手,拼命挣扎着,臀腹猛地升起,重心不稳几乎浑身崴倒在一旁。陡然被冷落的王杰希抓住他手臂,不轻不重拍了他臀瓣一下,正欲让他别乱动,话未出口,唐昊却一声尖叫射了出来。

“什么……”

他射出来的东西不多,星星点点溅在王杰希胸前,只是一股一股没有穷尽。唐昊胸膛大起大伏,双目失焦,不明白自己怎么好端端就突然泄了力。

罪魁祸首倒不以为意,还在喋喋不休说些“宝贝还能不能动”“让我来吧保证让昊哥肏爽了”的囫囵软话。唐昊已是完全软在他身上,下巴抵着王杰希的肩,几乎要倒向枕头,脖子高高仰着,背弓着,勉力维持平衡,不肯让自己在这场性事中输得太难看。

王杰希赢了一局,显然有些忘乎所以,嘴上乱七八糟说着浑话,下身更是张狂地要挤回其应在之所,手还掐着唐昊的大腿根往身前揽。

唐昊发觉自己如困兽般浑身都被拿捏住了,忿忿地偏头咬上王杰希后颈,虚张声势道:“你少放肆!”

王杰希不为所动,强硬地分开唐昊的大腿,在后者的痛呼声中理直气壮地挺进。

唐昊又痛又爽,眼泪都要刺激出来了,抖抖索索的还要嘴硬:“王杰希我警告你,你现在的行为啊……哈啊……呃靠,出出出去一点呃啊啊啊痛我!”

巨刃直直碾入最深处,过处寸草不生,一片狼藉。魔术师毫无技巧可言、全凭硬实力的攻击被视为对流氓最罪大恶极的藐视,唐昊终于气急,羞愤欲死,没有轻重地揍了王杰希手臂一下,怒道:“操你会不会做爱!不会给我下去!”

向来谨慎的魔术师不知为何此刻已抛下所有顾虑,可能是因为走火入魔,既未停止自己极其不道德的抵至最深处仍往里耸动的可耻行径,也未出口安抚受害者,只是敷衍地去吻他。而唐昊敷衍地躲开,他也没往旁追,一副“既然送上门来那我不妨将就将就”的神态舔上唐昊肩颈。

下半身快把唐昊顶吐了上半身还在这装纯情,唐昊看这人真是越看越恶向胆边生,偏偏刚射完后边儿使不上劲,有人还非要在无路可走的地方开天辟地……

哦,他出去了。

操,他又……“哥哥哥哥哥哥……哥、哥!”性器迅速抽出又毫不拖泥带水地往里一撞,原本就酸胀难耐的死胡同仿佛真被破开了口,唐昊始料未及,崩溃地哭骂出声,“你神经病啊!”

王杰希:“……”

被鬼上身的魔术师好似终于回魂,迟钝了几秒,道:“会不会说话?”

“你他……操别顶了别顶——呃啊!……我操……”唐昊不受控制地被颠着,恨不得现在就把屁股里那根除了粗长屁本事没有的东西给折了,“大早上你吃错什么药了!”

“……很痛吗?”

唐昊:“……………………王杰希,你死了。”

王杰希这才郑重起来,沉思道:“不可能啊。”

唐昊疼得额上都是汗,眼角泛了一圈红,面带绯色,艳丽之至,他用力眨眼把泪光憋回去才能看清对方,怒视说道:“你现在不出去……”

“就再也出不去了?”王杰希说完才悚然自己怎会如此之流氓。

“你……”唐昊气笑了,“你神经病啊出去!”


王杰希见他五官几欲扭曲不似作伪,这才不情不愿地抽出性器,正想再慢慢送进去,唐昊抓住他的手腕,膝盖靠拢,缓缓起身,紧紧地夹着王杰希的胯以免后者往上顶,重新取得主动权。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