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入门之前 12

 准确地说,他很抗拒被比他富有得多得多的王杰希改变生活。


唐昊擦着头发走出卧室的时候,王杰希正端着牛排从厨房出来。唐昊见他态度旁若无人,一时恍惚,到底是心有多大才能这么理直气壮给同居炮友做早餐晒衣服周末还一起窝着看电影?一周了,床上床下天天有新花样,王杰希是什么人妻属性吗?没完没了了吗?

“你……”唐昊正欲开口,王杰希自如地向他招手:“九分熟的,你吃吗?”

“……我不吃。”唐昊找茬。

“哦,那你没得吃了。”王杰希毫无波动,解开围裙坐下,自顾自开始切牛排。

唐昊隐忍:“我吃。”

王杰希未置可否,牛排切成块,把餐盘推到对面,抬头见他傻站着,奇道:“过来坐啊?这是你家,这么客气干什么。”

唐昊无话可说:“你还知道这是我家啊。”

“知道啊,怎么了,我这个房客还不够……”王杰希终于不像个活菩萨,眼里带了些凡人情欲,眉梢长长的,意味深长地看他,咬字清晰,“恪尽职守吗。”

唐昊不由自主地扬颌咽了咽口水,轻咳一声,坐到桌前,含含糊糊道:“那个什么,你、你对别的,这个,咳、都这么……的吗。”

王杰希停下手中动作:“说人话。”

“比如,”唐昊尴尬,指甲挠了挠餐垫,“你跟你之前的、人,都一起在家看电影的吗?”

“之前的、人。”王杰希念了一遍,似笑非笑问,“什么人?”

唐昊本想要绕开这个话题,又不甘轻易言败,咬牙道:“就你之前上床的人。……反正你肯定不是处吧。”

王杰希沉默了两秒,真诚道:“谢谢。”

唐昊一瞬失神,被王杰希捕捉到,后者再度诚恳解释:“谢谢你对我性能力的认可。”

唐昊:……

唐昊自我怀疑:虽然我们已经不纯洁了,但这真的不是职场性骚扰吗?

王杰希正色,不打岔了:“你指前男友还是前炮友?”

唐昊嘴瓢:“你有前男友?”

王杰希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唐昊沉默。

王杰希反问:“我不能有吗?”

唐昊:“不是,我乱说的。”然后埋头吃肉。

王杰希冷酷瞟他,几秒后到底心软,不再闹他,无奈道,“行了你吃慢点,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唐昊消停了几分钟,蠢蠢欲动,喊他:“王总。”

王杰希的叉子叉劈了。

“那你有没有啊?”

“有什么?”

“就,这种,”唐昊斟酌一番,严肃总结,“在理论上通常情况下不适合卿卿我我但在实践中经常卿卿我我的行为。”

王杰希呛到:“说人话,谢谢。”

“……你跟以前的炮友也这样吗?”

“到底哪样。”

唐昊一窒,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坦诚道:“反正我也没约过炮不太了解行情,就是问问你跟

炮友同居还黏黏糊糊的这种现象是正常的吗?”

王杰希欲言又止,迟疑道:“我以前没跟别人同居过,但确实常出去约会。”

“炮友?”

“嗯。”

唐昊“哦”了一声,不再问了,默默吃着早餐思考着些什么。纠结的成了王杰希。

——刚才的唐昊又让他心动了。

他甚至不曾思考过这个可能性:在将近而立的年纪,心脏为一人震颤。

唐昊忽然抬头:“那这样跟男友有什么区别?”

王杰希彻底怔住,他看不出唐昊在暗示什么。

“什么意思?”

唐昊莫名其妙:“什么什么意思?”

王杰希感到无力,放弃了:“好吧,区别其实是……”

门铃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唐昊离开餐桌去开门。

张佳乐看上去很憔悴,整个人散发着颓废的气息,没精打采地直奔客厅,嚷嚷道:“别跟别人说我……我操,你怎么在这儿?”

唐昊:“……”

王杰希:“Hi。”

张佳乐眼睛肿了,睁着都痛,捂住脸趴在沙发上,嘟囔着:“随便吧随便吧,反正别说我在你家,我睡了,别来烦我。”

目光相遇又错开。

唐昊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去安静吃饭。

王杰希摆弄手机放在一边,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有人给他发微信了。

【张佳乐:你好,我是张佳乐弟弟,你知道我哥在哪儿吗?】

……居然连手机也没带。

【王杰希:你是?】

【张佳乐:孙哲平】

【张佳乐:我哥跟家里人吵架了,他没带手机,我想给他送过去,你知道他在哪儿?】

【王杰希:抱歉,我不知道】

【张佳乐:好吧,谢谢】

王杰希盯着这行消息,又转头望了望瘫在沙发上仿佛已经睡着了的张佳乐,神色莫名。

唐昊想看他屏幕,被他挡住了,遂扁扁嘴起身收拾餐具。

王杰希用餐毕也去洗手台帮忙,唐昊给他让了让位置。

“还是有区别的。”王杰希突然说。

唐昊一顿。

“如果你是我男友的话,我会对你更好一点。”

唐昊不以为意:“怎么好,包养我?”

好吧。

暗示失败。

王杰希心里叹了口气,也臊得慌,不说话了。

唐昊继续沉默,胸中却“怦怦”地跳,他有些喘不上气,逃避道:“我洗好了,出去了。”


张佳乐没睡多久就被外边的车声吵醒,醒了见唐昊跟王杰希两个正坐在他边上大眼瞪小眼,难免有些毛骨悚然。

唐昊说:“我这儿没客卧。”

张佳乐本能地扯出笑容:“你也太没良心了……”半途失力笑不出来,遂手伸进上衣兜里摸手机。

王杰希说:“你的手机在你弟那里。”

张佳乐猛地看他。

王杰希说:“他用你的手机问我你在哪儿,我说我不知道。”

张佳乐紧张:“什么时候?!”

“你刚来的时候。”

“这么快……”张佳乐喃喃,他难得有些磕巴,“然后呢?他有多说什么吗?”

“没有。”王杰希说,“说你和家里人吵架,想给你把手机送过来。”

张佳乐的表情看起来是瞬间暴怒了一下,复恢复正常。

唐昊看他俩亲密的对谈心里不是滋味,但显然王杰希并不懂得怜香惜玉,直白地赶人:“我对你的私生活没有兴趣,现在的问题是,这里住不下你,我找助理给你开一周的房,你待会儿自己打车过去。”

张佳乐:……

唐昊松了口气。

张佳乐眯起眼,目光在两人间逡巡。

过了许久他悠悠道:“话说回来,你怎么在这儿?”

王杰希被问住,唐昊也凝凝看他,故心虚道:“我家对面装修。”

“……”张佳乐无语许久,诚挚道,“我并没有料到会是一个如此荒谬的回答。”充满关怀地转向唐昊,问:“我犹记得上次打电话给你,你们还不熟。”

唐昊:……

轮到王杰希凝凝看他了。

唐昊硬着头皮说:“确、确实不熟。”

张佳乐:“……但是?”

王杰希说:“但是有肉体关系。”王杰希很不客气,俨然以男主人自居,“关你什么事?”


秋冬之交总是繁忙,王杰希是首当其冲天天连轴转,唐昊作为半新不老的职员也时常脚不沾地。两人住同一间屋子却仿佛有12小时时差,彼此见不着面。

但做爱还是要做的。

周末是睡大觉的时候,也是睡唐昊的时候。唐昊怀疑王杰希有什么奇异的性癖,比如人越累性欲越旺盛等等。他自己是要睡到日上三竿的,但大清早王杰希就要弄他,让他弄吧很累,不让吧他弄得也挺爽,于是乎每每周末彻底起床,唐昊就像一条在泥沼中打滚窒息过的鱼,捞出来一身湿淋淋的水。

王杰希认真提议不如我们请个家政吧,唐昊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蛮好的,省得我们做家务了。转念一想觉得恐慌,他才跟王杰希住了多久,怎么就被养得这么废。

唐昊说:“没必要吧。”

王杰希说:“有必要啊,我没时间洗衣服打扫卫生,你也没有……”

唐昊说:“我有。我一直都有。是你没有。”

王杰希愣住,道:“你怎么了?”

唐昊语气收了收:“我没怎么。”

王杰希说:“请家政不好吗?以前我忙的时候也请,这是没办法的事吧。”

唐昊心中烦躁,但仍直言:“你是你我是我,别把你养尊处优的习惯带到我家。”

王杰希闭上嘴,笑意消失,唐昊面上倒平静。

“你什么意思?”

唐昊语塞,应道“我没意思”,翻了个身。


其实是有意思的。

他很抗拒被王杰希改变生活。

准确地说,他很抗拒被比他富有得多得多的王杰希改变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