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入门之前 13

成人内容警告

 “他还能确定,他恰好站在爱的对面。”


二人默契地装作无事发生,依旧过从前的日子。但仍是有哪里变了。唐昊不愿再陪王杰希玩什么恋爱游戏,王杰希多次讨了没趣,便不再逼他。他们沉默地做爱,并心照不宣地不爱着。

圣诞节渐渐来临,王杰希预约了法餐的位子,唐昊一路焦躁无话,临到地下停车场要下车,王杰希说:“不想吃就换一家吧。”

唐昊听了胸中更是一团火,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淡然地开车,唐昊努力地喘气想使自己平静下来,他重重地往后倒在副驾驶座上,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说:“我想做爱。”

王杰希刹住了车。

唐昊说:“我只想做爱。”

王杰希等待下文。

唐昊说:“我们只该做爱。”


王杰希把车倒回去了。


唐昊自顾自把裤子脱了,踩在窄小的垫子上。王杰希熄了火,慢慢把驾驶座往后推到底,冷冷地看着唐昊跨到他腿上,解开他的皮带。

王杰希清醒过来了,觉得这很荒唐,提醒道:“车上没有润滑液也没有安全套。”

唐昊只一顿,语气自然:“你射出来就有了。”

王杰希忍了很多天,怒火终于被引爆了。

王杰希说:“好啊。”


唐昊光着下身,跪在地上,神色淡薄,行为放荡。

他嘴巴大张,尽力伸着舌头,裹着龟头绕了一圈,再循循往下,侧着脸将蓬勃的阴茎吃了个遍,遂嗦着腮帮子缓慢地一吞到底。王杰希一声不吭,手掌慢慢覆上他的后颈,揪住了发尾。

放在往常王杰希定要阻止唐昊,不让他勉强自己,但被激怒了的王杰希心中毫无怜惜之意,甚至只有破坏欲:他想看当两人只谈性不谈爱——如唐昊所愿——的时候,唐昊会被他肏烂成什么样子。

王杰希把着唐昊的脑袋重重地往下身扣去又抓起,唐昊猝不及防地呜咽几声,却也没试图逃离,反倒顺着王杰希的动作大起大落地吞吐着,口腔里产生刺耳的噗嗤噗嗤声。

见唐昊主动得很卖力,王杰希松开了手,盯着他流水一般起伏了数分钟的脖颈,默然想,几个月前的唐昊必然预料不到自己几个月后会在人来人往的地下地车场,像个婊子一样跪在驾驶座前边,吃他的阴茎吃得津津有味。

车前方似是走来一个人,王杰希皱眉按住唐昊后脑勺不让他起来,唐昊想要咳嗽一般,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野兽一般的嘶吼,像是滚水烧开了。王杰希低声说“有人,别动”,唐昊这才安分下来,但仍是止不住嗓子里的痒,努力想要咽下口水,却是徒劳地绞紧了口中的性器。

王杰希心情不好,挺腹凶狠一顶,骂道:“别他妈骚。”

唐昊被顶得白眼直翻,他已经感觉不到王杰希的性器肏到哪里了,他只能感觉到口中火燎一片疼得厉害,而他动不了,只能任由晶亮的唾液缓慢放肆地积在王杰希的丛林间,又满溢以至于滴在皮质坐垫上。


车窗从外面敲了两下,王杰希平复了下心情,只开了一条缝,问:“什么事?”

外面礼貌道:“您好,我们是停车场的管理员,监控上看您的车上好久没人下车,所以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助。”

王杰希镇定道:“不用,谢谢。”

那人走后,车内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暗潮汹涌。

王杰希放开他,唐昊大喘着气从他身下弹开,口水流成一滩,性器被伺候得锃亮,紫筋若隐若现,但却没有半点要泄身的意思。唐昊不甘心地凑上去,王杰希手指插入了他的嘴迫使他抬起头:“上后面去,我来肏你。”

唐昊起身,面不改色地擦了擦嘴,跨到后座躺好,一只腿支着,一只大咧咧地踩在窗玻璃上。

他做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以此掩饰内心的慌张。


他清楚地知道王杰希生气了,也大概明白王杰希为什么生气,而他所不能理解的是,自己为什么在生气,并且生气了很久。大概就是同居了有一段时间那会儿,他开始对王杰希夹枪带棒阴阳怪气,王杰希不与他计较,他便越来劲。

他原本不是这样小肚鸡肠的人。

与其说他是在逃避示好的王杰希,不如说是在逃避陌生的他自己。


唐昊的长袜远远高过脚踝,王杰希的目光沿着他光裸的腿一路往上,落在湿透了的凸起的黑色平角裤上,而上身正装居然仍保持着整洁。

王杰希手伸进底裤里揉他汗津津的臀部,“啧”了一声将底裤扯下,唐昊高抬着腿配合。软肉彻底暴露在空气中,王杰希不轻不重地扇了两下,唐昊跟着抖了抖,下一秒他就被彻底堵住了去路。

王杰希单膝跪在座位上,一只手捞起唐昊的脖子,一只手扶着粗大的根部塞进他嘴里,开始了暴风似的抽插。

骤雨突如其来,唐昊猝不及防,求救般呜咽着,双手想抓住嘴里的东西拿出些许,却被王杰希狠狠地抽开,无助地在空中抓了抓,最终绝望地扶住了头顶的玻璃,想起身。

王杰希自然不让他逃,下身凶残无度地钉着唐昊,肏得他合不拢嘴,连眼睛也难睁开,泪水与唾液纷纷留下痕迹,哭声与抽插声交错,令人无法不怀疑唐昊的嘴是否已被肏穿以至于凿出了洞,方才出现破空之声。

但他的神色仍然淡淡,唐昊头昏脑胀,偶尔勉力睁开眼,王杰希依旧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神情,这令他更为恐惧:他没见过生气的王杰希,不意味王杰希不会生气,但意味他没有任何的知识储备以应对生气了的王杰希。

唐昊全然忘了自己心中的焦躁,他此刻只想为了自己的安全,好好取悦面前这个人。

他闭上眼讨好地吮吸着,尽管嘴里的东西所经之处无处不生疼,他仍皱眉克服了。

王杰希把他钉在车座角落,由于车顶的限制,弯着腰盯着唐昊挣扎的表情,他当然知道唐昊有多痛,他只要再一低头,就能吻上唐昊的额头给予爱抚,但他没那么做,他只是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地肏了百余下,大抵是被取悦到,终于往后退了一寸。唐昊正咬着他的阳具,不明所以地被后者牵带着往前一寸,以为是到了什么中场休息时间,欲松嘴缓一缓,王杰希却再次摁着他的后脑勺往下腹反复撞去。

他妈的。

用不着自己挺腹而只用手掼别人的脑袋就能达成目的,速度自然比之前还要快上不少。被虐待的那一方唾沫四溅,连完整的声音都发不出,断断续续地从喉咙里发出破碎不堪的哭声。

数十秒后,王杰希大概是也自觉残暴,于是动作放缓了,但仍是要一捅到底,一边寡淡地问:“这就是你想要的做爱吗?”

唐昊一个激灵,仿佛刚从一个情趣的强奸剧本中回到现实世界,在王杰希眼里,唐昊从方才童话般圣洁的泫然欲泣中,又变回暴躁的真实样子。

见他怒目欲言,王杰希放开他,给他一个机会。

唐昊不负所望,嘲讽地回答:“我只想要你用点力气插我的前列腺,不是他妈的让你把力气花在我嘴上。”

王杰希磨了磨牙齿,慢慢勾起嘴角,说“你说得对”,一边将阴茎重新插进他的嘴,一边漫不经心地命令:“别咽下去。”话音未落,没等唐昊反应过来,他便开始了一顿疾风式的爆肏,伴随着浓精迸发的声音。


唐昊的嘴几尽失觉,王杰希的架势令他恍惚担忧起了要是精液从嘴里溅到眼里怎么办,于是眯上了眼。

他胸膛用力,微微侧过头,紧闭喉腔,但还是难免有些东西浸着喉头,想流下去。

他终于被粘腻冰凉的液体刺激到,猛地推开王杰希,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


王杰希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幕,几次本能要伸手去安抚他的背,几次生生忍住。

他们究竟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一番惊天动地后,唐昊抬起头,手里聚了一滩“润滑液”,平静地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如鲠在喉,缓慢道:“那麻烦你自力更生?”

唐昊竟不反驳,乖顺地起身换了方向,跪在座位上,塌着腰,上身高高仰起,伸长了手去够自己的后穴。

他面上淡漠,眼神自然地放空,似是专注地思考些什么,手指却并未慢下来,灵活地就着精液伸进小口,往两旁挤压着。

王杰希咬着牙盯他自渎,忽被沉重的无力攫住。唐昊已经不再青涩,不再轻信他说的每个字,也不再听从他说的每个字。事业上的成就让唐昊从一个处事谨慎的应届毕业生渐渐长成一个意识得到自己拥有怎样权力的社会公民。

譬如拒绝他的权力。

他不敢说自己教会了唐昊什么,但至少他能确定,是因为他,唐昊更清晰地感知到了爱与不爱的分界线。


他还能确定,他恰好站在爱的对面。


王杰希出神,难免沮丧,但倒没显在脸上,只是久久没有动作。

唐昊早已顺畅地进了三指,抽插声渐响,他也得了趣,开始慢吞吞地“哼哼”起来。

顺从本能,他腿分得愈开,腰塌得愈沉,三指飞快地抽插着,带出的精液沿着腿根流下。意识到王杰希已沉默许久,唐昊停了手上的动作,喘了会儿,平静下来才疑惑地望他:“你可以进来了。”

王杰希一激灵,回过神来,心里苦笑着有了决断,慢慢将尚未全硬透的性器挺进了翕张的洞口,语气似仍结着冰:“着什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