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入门之前 14

成人内容警告

 “要不我们试试吧?”

唐昊左手抓着车顶的扶手,青筋毕现,右手搭在窗玻璃上,忘我地吟叫着。

以往他该是要假模假式地推拒一番,两人迎来送往,眼波交汇,进退张弛,再渐渐黏上,厮缠成一处。眼下二人并无这样的心思,王杰希冷着脸,一边发狠耸动下腹毫不容情地抽插着,一边还抓着唐昊的腰往阳具上掼。唐昊腿根直抽搐,根本支不住,左腿仍坚持曲折着,大腿抬得高高的,膝盖紧实地压住皮质椅背,右腿则早已无力地垂在座椅外边,唯有脚尖还勉力点在地上,免得自己输得太难看。

他说不出一个字,也难以思考一个字,大脑被欲火烧遍,只余囊袋撞击穴口的声音在回荡。

“叫这么响,不怕被听到?”王杰希喘着气讽刺。

唐昊一瞬几近从情欲中挣扎出来,但失败了。他右手多施了些力,在玻璃上留下暧昧的掌印,左手颤巍巍放下,往背后伸似是要去触碰王杰希寻求安抚。王杰希浑然不理会他肢体上的讨好,只一把抓住他手腕扯到身下,唐昊被迫猝然挺直背部,整个人像一张向后拉满的弓,硬挺,美丽,而脆弱。

他吃痛地叫了一声,剧烈扭动起来,右手胡乱在窗上抓了几下,想要摸自己的性器,但发现他浑身上下就只有右手在王杰希的掌控之外了,若是去自纾他便要彻底沦为王杰希的玩物,他不愿那样受辱。但又无法,不由拔高八个度,咬牙哭腔喊着“给我、快给我”。

明明处于下风,却仍是趾高气扬的口吻。

王杰希窒了一瞬,冷淡道:“不正在给么。”他拔出阳具,上下随意套弄了两下,重新对准,慢慢插进去。

“前面……!”

“是把我当按摩棒吧。”王杰希轻声说,往前挪了挪,把唐昊卡在角落里以免他掉下去,左手依然抓着唐昊的手,右手伸到他前面去抚摸他的阴茎。

唐昊根本没听见他说的话,只觉天降甘霖,喉咙里溢出意味不明的、野兽般的呼吸声,反而卖力地肏弄起王杰希的手来。


至此王杰希的心中不剩什么火气了,只留下无能为力。他沉默地挺腰,取悦唐昊,观察他的神色,满足他的一切需求。

这场起于暴力的性爱最终变成无声的倾诉与告别。

王杰希担心唐昊姿势久了腿会抽筋,将他翻了个个儿,见唐昊面色潮红,是高潮的预兆,便停下后方的挞伐,将两人的性器摆在一起彼此摩擦。唐昊不轻不重地抬眼瞥他,他没看懂是什么意思,遂没管,专注套弄着手里的东西。

唐昊手也伸到了身下,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王杰希见他耷拉着的手,心觉好笑,手上功夫更快,直至唐昊颤抖地射出来,自己才闷着头草草了事。

高潮过后的唐昊很沉默,王杰希也不愿破坏两人虚假但难得的安宁,于是不作声,兀自取出干净的纸巾给两人擦了,开了空调窗户通风散味儿。

唐昊不禁嗤笑一声:“在公共停车场做完这种事还开窗……你可真好意思。”

王杰希背对着他,漫不经心反问:“是谁要求的?”

唐昊忿忿地踹了踹椅背。

王杰希回头,见他还光裸着下半身,无奈道:“小朋友,你总不会还得要我给你穿裤子吧。”

唐昊嘴唇动了动,忍住了,自己慢吞吞地穿上裤子,咕哝道:“一股味儿。”

王杰希忍俊不禁,意识到两人此刻的尴尬关系又刹那止住,问:“饿吗?”

唐昊自然而然地说:“是有点,家里不是还有食材么,你回去做呗。”

……真会使唤人。


两人正要下车时唐昊一把按住了王杰希,后者不明所以,唐昊小声解释:“站在楼下那个好像是许哥。”

王杰希眨了眨眼。

唐昊说:“他宿舍在隔壁幢,你见过吗?”

王杰希:“打过招呼。”

“我对外是说我借住员工宿舍的,他们不知道我跟你同居。”他补充说。

唐昊紧张道:“待会儿我叫你你再出来啊。”

王杰希点了点头。


王杰希眼见许斌过了十分钟就走了,然而过了三十分钟唐昊才给他打电话。

他等那铃声响了半分钟,才接起来:“不好意思,睡着了。”

唐昊说“许哥走了”,他说“好,那我上来了”。

王杰希简单做了一荤一鲜一素一汤,唐昊问他:“你不吃吗?”

“待会儿我得回公司,有事儿。”

唐昊面露疑惑,但碍于上下级关系遂只是点点头。

王杰希将他神情尽收眼底,忽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谈恋爱?”

唐昊:“??”

“还是没有打算?”

唐昊皱了皱眉:“怎么突然说这个。”

三,二,一。

“要不我们试试吧?”

唐昊呛到,猛然咳嗽起来,王杰希吓了一跳,忙去拍他的背。

唐昊缓了一会儿,惊疑看着王杰希,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摸不准他是说笑还是什么,硬是憋不出回答。

王杰希依旧温和:“我真挺喜欢你的,不是开玩笑,你有一点喜欢我也可以试试啊。”

唐昊宕机了片刻,心怦怦跳动,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才僵硬开口:“我觉得,大晚上,还是不要做这种,决定比较好吧。”

王杰希微笑着,迅速撤回话题,只是笑意不及眼底:“好了,不说了,那我先走了。”

唐昊:“嗯。”


王杰希是什么意思王杰希是什么意思王杰希是什么意思……!

洗完澡的唐昊满身疲惫,精神涣散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他方才送走许哥,自己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久的呆,想他今天一开始怎会发如此大的火,为何王杰希最后又不生气了,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他是喜欢挑战没错,但他讨厌失控,尤其讨厌被他人掌控。与王杰希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他都变得不像自己,这种感觉令他享受也令他恐惧,因为会上瘾。

王杰希像是毒品。

等他终于回过神来,估计都过去半小时了,王杰希肯定看到许哥早就走了,但他一句也没问,上来又说这种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昊焦虑地躺着,下身也一并焦燥起来。他闭上眼睛,手指紧紧地抓住床单,绷直身体,享受了几秒下体不受任何触碰而渐渐充血的快感,但这太刺激了,他很快败下阵来,浑身松懈,手无奈地搭上性器,不情愿地弄着。

他伸长手臂取来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

“怎么了?”

“你在哪儿。”

呼吸紊乱了。

“……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

却也不遮掩喘气声。

“你——”

“我晚上还有事,就不回去了,你早点睡,晚安。”

——帮帮我。

唐昊懵了,难以消化王杰希就这么撂了他电话的事实。他处于情欲之中,大脑与身体皆是一片混沌,求而不得的痛苦令他挣扎得愈发厉害。

他单膝跪在床上,五指并拢握住阴茎飞速撸动,龟头几乎被肏进被单里了,他仍是无法满足,颤抖着再次打了电话。

“王杰希、王杰希!”他低声嘶吼。

对面并无反应。

“啊……呃啊……!”

他自顾自高低起伏地叫了一会儿,才沙哑地发出指令:“说话、说话。”

王杰希的嗓音清清冷冷:“说什么。”

唐昊红了眼,他最嫉妒王杰希这副不受凡尘欲望制约的、谪仙般傲慢的态度,看着别人为他饱受情欲折磨,一定很自得吧。唐昊都能想象出王杰希此刻的表情。

他是永恒的胜券在握。

“随便说什么。”唐昊投降了。


王杰希心里叹了口气,他有千万句煞风景的真心话想说,总归是不忍心,刻意压低声线说些乱七八糟的荤言浪语,直到唐昊射出来。他没舍得先挂。

唐昊缓了许久,说:“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挂了。”

“……”王杰希气上头了,率先挂断。

想想又很可笑,他一个人在这儿演什么独角戏呢,小孩哪里懂得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多半还会觉得他莫名其妙。

不过也无所谓了,到此为止了。


第二天下午开会的时候由方士谦代任,他说王杰希这一周都出差的时候唐昊就有些坐立难安了,他给王杰希发的消息石沉大海,整个周末,毫无音讯。周一在会上见到王杰希滴水不漏的笑容时,他清晰地认识到,他们完了。

呵,成功人士,说要就要,说扔就扔,真是随心所欲。

唐昊心里有强烈的不爽,全然忘了自己才是那个早早想要斩断这份关系的人。

没等他开口,王杰希先发微信过来:不好意思,下班有空吗,我去收拾下衣服,很快就好。

唐昊刚打出“老板带头上班时间在线玩手机”时才反应过来他们不再是能开这种玩笑的关系了,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开始跑火车:没空,要去相亲。

“对方正在输入中”显示了很久,发过来的倒只有短短一句话:那明天呢?

他不接招,唐昊也没辙,只好说:有空。

王杰希回复得很快:好,我明天去收拾,顺便把钥匙还了。

唐昊怔愣地看这一行字,下一句话更是刺眼。

【王杰希: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作者有话说:

唐昊嫉妒王杰希的点在于他不受情欲操控,而王杰希嫉妒唐昊的点在于唐昊即便受制于情欲,也永远自傲,这是他所不能做到的。